艾迪特 • 皮雅芙 (Piaf) 的无悔人生

“我爱你,即使天空将要崩裂

我爱你,即使大地将要陷落

是的,只要你也爱我——

那些又算得了什么?

就让我沉浸在幸福的爱河

就让我沉醉于你的爱抚”

即便对音乐毫无所知的人,也一定听过这段绝世的经典旋律,这首歌的作者和演唱者就是法国20世纪最伟大的女歌手艾迪特•皮雅芙(Edith Piaf)。

说起皮雅芙,法国人都会肃然起敬,今年10月11日是皮雅芙逝世50周年纪念日。当天,所有电视台广播电台都在播放她的歌:《玫瑰人生》、《爱的礼赞》、《我无怨无悔》……在拉雪兹神父公墓她的墓前围满了纪念的群众,人们默默地献上了鲜花,有人拿着MP3轮番播放她的歌,回顾她的《玫瑰人生》……

可是她的人生坎坷曲折,没有歌中所唱那么浪漫温情。1915年12月19日,第一次世界大战正打得如火如荼,在这年的圣诞节的前一个星期,当别的家庭正在热乎乎的烤炉前准备着圣诞礼物的时候,皮雅芙出生在巴黎20区Belleville的一条大街上。具体位置是72 rue de Belleville,至今在这栋房子的门框边有着一个石碑,上面刻着“1915年12月19日,在这栋房子的台阶上,在绝对的困苦中诞生了艾迪特•皮雅芙,后来她的歌声震撼了世界。”她出生的时候没有医生没有护士,也没有其他亲属,一个路过的警察用袍子把初生的婴儿裹了起来。

72 rue de Belleville,皮雅夫出生在这栋房子的台阶上。

皮雅芙原名Gassion,母亲是街上的歌女,她的父亲是杂技团演员。由于战争,她父亲去参军了,她的母亲无力独自养育女儿,就把她送到了外婆家抚养。可是不负责任的外婆并不喜欢这个街上出生的女孩,让小孩脏兮兮地自生自灭,连水都不给她喝。据说,她外婆在奶瓶中装的是葡萄酒……她18个月大的时候,父亲从前线回来,看到自己的女儿在这样的环境中,一怒之下把皮雅夫送到了诺曼底的祖母家。皮雅夫的祖母在诺曼底开了家妓院,就这样,婴儿期的皮雅夫在善良的妓女们温柔的怀中喝到了第一滴牛奶、穿上了好看的衣服,终于,能够填饱肚子露出甜蜜的笑……

童年时代的皮雅夫

战后,她的父亲把她领了回来带在身边,重操旧业在马戏团里找活干,皮雅夫则跟随着他的父亲从事了她母亲的职业——“歌女”。从一个酒吧到另一个酒吧,那个时候,她唯一会唱的歌曲是《马赛曲》。

15岁那年,皮雅夫就离开了她父亲,走上了自力更生的人生之旅,同样在低档的酒吧,她遇到了她生命最重要的朋友西蒙娜•贝尔多(Simone Berteaut),两个女孩组成了双人演唱组,开始了她们的演艺生活。她们辗转于Belleville和Pigalle街区的低档酒吧,在军营、甚至妓院献唱。妓女、皮条客、流氓等底层人的生活对于皮雅夫来说非常熟悉,她开始自已编写演出时的现实主义曲目。现实主义曲目(chansons réalistes)是法国流行歌典的一种音乐风格,主要表达人们受压迫或绝望的心情。在那个时候,还是少女的皮雅夫就展现了自己的天赋,她那高亢的嗓音,和陶醉的颤音得到观众的欢迎。

17岁那年,她和她的男朋友生下了一个女孩(也是她唯一的孩子),可是悲剧接踵而来,她的女儿在2岁的时候得了脑膜炎,早早地变作天使离她而去了……

20岁那年,命运终于为她展开一次转机。一次偶然的机会,巴黎知名夜总会Le Gerny’s老板路易•勒佩雷(Louis Leplée)在街头的小酒吧听到皮雅夫的歌声,为之倾倒,便邀请她到他的夜总会演唱,并教给她演出的技巧。皮雅夫(Piaf)这个艺名也是勒佩雷取的,意即“小麻雀”。一般来说,在夜总会唱歌的歌手,穿着都应该亮丽奔放,而勒佩雷却为皮雅夫准备了一袭黑色的裙子的打扮,从此黑裙成为皮雅夫的招牌打扮。在勒佩雷的引荐下,皮雅夫认识了当时的各界社会名流,其中有的成为她生命中重要的导师如作曲家雷蒙-阿索(Raymond Asso),作曲家玛格丽特•莫诺(Marguerite Monnot),后者为她写下了不朽的名著《爱的礼赞》。

当皮雅夫的事业刚刚出现转机的时候,厄运却又追逐而来,她的老板路易•勒佩雷在其寓所遇害,作为经常出入其寓所的皮雅夫受到警方的盘问,而媒体对这个出生在贫民窟、发迹于红灯区的年轻女孩进行毫不留情地质疑揣测,舆论几乎要把她摧毁,差点把她打回到贫民窟。

这个时候她的朋友雷蒙-阿索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阿索为皮雅夫积极筹措,将她介绍给了巴黎典雅的音乐厅ABC进行演出,在那里皮雅夫成为家喻户晓的法国歌星。

在二战中,皮雅夫也多次为德国占领军演出,为此战后她也受到了激进组织的清算和媒体的攻击。可是那个时候,皮雅夫已经成为国际知名的歌手,在欧洲和美国进行了巡回演出。

成名之后的皮雅夫,深知在演艺界不易,也积极帮助年轻的艺人,如查尔•阿兹纳夫(Charle Aznavour)、乔治•穆斯塔齐(Georges Moustaki),以及伊夫•蒙当(Yve Montant)。他们都是皮雅夫的崇拜者,也曾一度成为皮雅夫的情感支柱。

可能出于缺少关爱的童年的缘故,皮雅夫的一生都在寻求男人的爱护。她的情人有送货员、合伙人、作曲家、歌手、拳击选手到生命最后时刻陪伴她的希腊理发师。其中,与法国拳击手马塞尔•塞尔当(Marcel Cerdan)的恋情最为感人。

皮雅夫在美国举办巡回演唱会的时候,认识了当时法国最伟大的拳击手马塞尔•塞尔当。赛尔当是个有家室有孩子的拳手,可是皮雅夫深深地爱上了他,著名的歌曲《爱的礼赞》就是皮雅夫亲自作词为这位情人所写的。1949年10月的一天,皮雅夫在纽约的豪华酒店里思念着身在法国的塞尔当,拿起了电话就要塞尔当马上来到她的身边。塞尔当本想乘坐跨大西洋邮轮去纽约,可是经受不住皮雅夫的执拗,扔下电话就去了机场。当时的飞机每班只能乘坐二十几人,而且当天的票也已售罄。一对去纽约渡假的夫妇认出了塞尔当,非常荣幸地把座位让给了这位伟大的拳击手……这对夫妇很幸运,因为,这架飞机再也没有到达目的地……噩耗传来,正在纽约著名夜总会“凡尔赛”的后台化妆的皮雅夫顿时痛不欲生,当时,她没有取消演唱会。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皮雅夫整了下面容,与往常一样走向了前台,歌唱了那首为情人所写的歌《爱的礼赞》:只要你爱我,我愿意叛国,我愿意与朋友绝交,我不在乎别人的嘲笑……如果有一天,生活把你从我身边夺去,如果你死去或离我远去,我不管你爱不爱我,我也会去死……上帝让相爱的人团圆。她将全身心的痛苦投入到了演唱中去,在场的听众无不动容。

1949年10月28日,得知情人死讯之后,皮雅夫坚持演出,用真心演绎了《爱的礼赞》。

在这一打击之后,皮雅夫整日靠烈酒和吗啡度日,以减轻痛苦。1963年10月11日,皮雅夫深受肝癌和类风湿关节炎的折磨,在法国的南方逝世,享年48岁。巴黎为她进行了国葬,一路上有近50万人为她送行,在拉雪兹神父公墓,有4万人为她默哀。天主教会因为她争议的生活作风而拒绝为她举行宗教仪式。按照她的遗愿,她与她的父亲和早逝的女儿合葬在一起,在她的墓碑上刻着“上帝让相爱的人团聚”(Dieu réunit ceux qui s’aiment)。

拉雪兹神父公墓,皮雅夫与女儿、父亲和最后一任丈夫合葬在一起。她的墓前鲜花不断。

这位伟大的歌手,一生坎坷,贫穷中诞生,历经荣华,在凄惨、毁誉中息灭。如果她在天堂有灵,会怎么说?

“不,我无怨无悔。

人们对我的恩

人们对我的恨

我一视同仁

往事随风

一扫而光

抛之脑后

让往事见鬼去吧!”

——《我无怨无悔》

稍微等待片刻,点击以下播放器,欣赏艾迪特•皮雅芙的悲情名作《爱的礼赞》,建议在Wifi下欣赏。

※好文章要分享

点击右上角的按钮

1、关注法兰西之友:选择“查看公众帐号”或“查看官方账号”,选择“关注”即可;

2、分享“发送给朋友”;

3、“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到腾讯微博”;

4、“收藏”本条资讯内容;

5、将本条资讯内容以邮件形式发送给朋友,也可发送给你自己保存。

直接通过微信“添加好友”,选择“查找公众号”,查找“法兰西之友”,找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或者点击搜号码,输入francefrends,搜索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