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美女面面观

巴黎女人的时尚感到底来自哪里呢?时装?香水?化妆品?美容院?简直不知从何说起、作为诞生了时装模特、时装杂志、高跟鞋、胸衣,并把香水业发扬光大到极致的国家而言,生活其中的女性从来把时尚当成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生存方式。当她们还是小女孩时,妈妈的言传身教就是人生安排好的“美丽课堂”。她们从少女时代就深知皮肤保养术,化妆技巧,选择香水的奥秘,以及怎样不落俗套地吸收流行元素,怎样用黑毛衣和牛仔裤搭配出伊夫?圣?洛朗的风格……


为爱而生的浪漫主义者


   一提到法国人,世人近手本能的印象是“浪漫”。我们就从这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字眼开始,试着了解最令人浮想联翩的女性。法语中“浪漫的”直译应是“像小说那样”,大概因为法国女人最早的浪漫爱情记载于骑士小说。

   在十字军东征的尘嚣中,玛丽亚的形象取代了夏娃,成为拼杀疆场的骑士心中的偶像:日尔曼民族的女性崇拜与尚武精神得到完美结合,“骑士之爱”从法国南方向北方悄然蔓延,给中世纪以来备受轻视的法国女性带来一线曙光。同时兴起的骑士小说反复讲述着同一个故事:多才多艺的贵族夫人和风流倜傥的骑士身陷爱河;骑士由此产生动力,再立新功。骑士之爱肯定了对现世幸福的追求,)中破了禁欲主义的围墙,也无意中在法国培育了一种尊重女性的精神。今天的法国女人处处享受来自异性的礼让,算剧奇士遗风吧。”

从最大众化的文化载体——电影来看,无论是为爱疯狂的“巴黎野玫瑰”、为爱落魄潦倒的卡米耶、还是为爱制造童话的艾美丽,银幕上的法国女人几乎都是浪漫多情的。透过迷离的蒙太奇语言,不难看出法国女的“浪漫观”:她们为爱奋不顾身,却也保持着独立与尊严爱时铭心刻骨,不爱了就绝然离开。她们的激情无关财富、权势,只关平内心的感觉……

   那么,现实中让法国女人心仪的男人是什么样呢?调查显示,他们不仅应该外表英俊威武,内心也应该坚强而敏感;既爱博览群书,又懂得衣冠楚楚;既忠诚又宽容;既能带着心上人午夜狂奔,又能在地球末日泰然自若。这使得法国男性的征婚广告非常具有特色,他们往往详细介绍自己的爱好兴趣,包括喜欢的书籍、电视节目。体育运动等,而不是薪水与住房状况。可惜现实是,他们在异性同胞眼中的形象欠佳:自私自利,野心勃勃,大男子主义……他们在家庭中的地位也排在女人,宠物、孩子之后,位居末位。

   “法国人上街革命,就像主妇上街买菜一样。”这话听上去不无调侃。法国女性在近代革命中表现出的热情与参预程度是全世界少见的,也因此争来最具革命性的美誉。但是,她们从革命中收获甚微,无法登上社会的舞台,只能另辟蹊径。正如媒体所言:巴黎女人很早就完成了解放的使命,但由于没有选举权,她们的自由只能通过风尚加以表达。19世纪男性小说家笔下的巴黎女人与其说是木偶,不如说是木偶操纵者。她们在幕后行事,却是都市喜剧中的主角。”法国女人更擅长凭借智慧对男权世界施加影响,甚至影响着法国的历史。”这些灵感的启示者,艺术的保护女神。沙龙的主持人、权贵的心腹,总使男人听话并得到他们的温情。”这微妙的“幕后世界”算是女性革命运动中的“法国现象”吧。


才华横溢的反叛者


   走进塞纳河边的奥赛博物馆,印象派展厅总是人满为患。贝尔特?莫尔索的作品静静地挂在墙上,却往往只得到匆匆一瞥。许多人只知道她曾是马奈最出色的模特,而长久地忽视了她和她的艺术光彩。这位印象画派的女旗手一直以女性化方式创作,用略带忧伤的色彩营造了一个轻盈静寂的世界:樱桃树、苹果树,拉尔特猎兔狗,雾霭中的塞纳河畔、浓荫叠翠的花园、摇篮的轻纱被风儿撩起的房间,充满清新的气息与迫人的青春魅惑,宛如一个逝去的天堂。法国著名诗人马拉美说过:……她的才华既显露了一个女人,也显露了一位大师。”但是,她在一个多世纪里几乎不为人知,即使最终以自己那轻飘飘的表现手法与莫奈,德加并肩一处,显然还有待世人的真正理解……

   岁月总是把世界文学艺术史淘洗成男性的历史。如同莫尔索一样,许多法国女作家也是在经历了百年风雨后,才得到公正的评价。贝阿丽丝?戴阿、拉贝?路易丝、塞维尼夫人,斯达尔夫人。乔治?桑,柯莱特;一串串熠熠发光的名字掩蔽在维康;拉伯雷、蒙田、拉辛、普鲁斯特,雨果;巴尔扎克的背后,而她们写下的文字同样闪烁着耀眼的时代光芒,并不逊于后者。最典型的似乎是乔治?桑,在诞辰200周年之际忽然获得巨大荣誉:法国政府把2004年定为“乔治?桑年”,全国各地举行了研讨、表演、阅读活动。人们仿佛刚刚意识到,这位一直被视为法国文学星空中“小星星”的女作家不愧被雨果誉为“女性伟人”:在启蒙世纪刚刚结束的时候,她就用一生演绎了女性自由与独立的内涵。她穿长裤、抽雪茄、喝烈酒,特立独行;她笔耕不辍,留下244部文字优美、寓意深长的作品;她情人无数,自由不羁,挑战婚姻制度……

   从乔治?桑到谜一般的杜拉斯、巴黎“波希米亚一族”的领袖萨冈、作品“胆大妄为”的尤瑟纳尔,写出“女性圣经”的波伏娃,柔美的外貌、不羁的个性、超凡的才华,似乎是法国女作家普遍的特质,而与各具特色的文笔相比,她们卓尔不群的性格更加引人关注……


自由随性的时尚演绎者


   巴黎女人的衣橱令人心驰神往。但是当你置身巴黎街头,会惊讶的发现,情况完全不同于想象,巴黎姑娘穿着非常朴素,基本上是牛仔裤配T恤的休闲风格,而且对灰沉色稠情有独钟。她们穿得不似英国女人开放、不似美国女人整洁、不似俄罗斯女人花哨,却个个显得美丽迷人,一望便知是时尚之都的主人,而不是游客。

   巴黎女人的时尚感到底来自哪里呢?时装?香水?化妆品?美容院?简直不知从何说起、作为诞生了时装模特、时装杂志、高跟鞋、胸衣,并把香水业发扬光大到极致的国家而言,生活其中的女性从来把时尚当成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生存方式。当她们还是小女孩时,妈妈的言传身教就是人生安排好的“美丽课堂”。她们从少女时代就深知皮肤保养术,化妆技巧,选择香水的奥秘,以及怎样不落俗套地吸收流行元素,怎样用黑毛衣和牛仔裤搭配出伊夫?圣?洛朗的风格……

   法国人总是把时尚提升到最高文化领域,因此显得傲慢而传统。法国女人绝不理会下台上的最新发布,也不奉某专家的指点为圭臬。她们的“时尚”毫不时尚,至今把夏奈尔1926年设计的小黑裙当成衣橱里必不可少的装备,认为“没有小黑裙的女人就没有未来”。从“欧洲最具灵气的女人”夏奈尔到“红发魔女”索尼亚,你找不到相似之处,却又感受到冥冥中的秉承与信守。?风格,它来自于你内心深处的灵魂。”这大概就是那些漫不经心的穿着也令人过目难忘的原因吧!美的是人,不是衣裳。

   完美是最大的不完美。法国女人向世人展示的即使是光彩照人的一面,但她们绝对无意要刻画完美的偶像。她们优雅浪漫,也会荒诞不经:她们才华横溢,也会恃才放纵;她们革命热情高涨,难免有时走向极端;她们随心所欲地演绎时尚,难免有时陷入保守。她们最大的魅力来自对身为女性的自豪,用;自信的铠甲抵御本色的迷失。所以,科林才敢理直气壮地说,观察女性美的自由是法国文化的一部分,因为那些被观察者不会因此羞恼,无论目光追随多远,都会泰然自若。至于“政治不正确”的指责,身为外交部长撰稿人的:作者更是振振有词:”在这个不平静的世纪里,当美国提倡另一种道德秩序时,静观者的责任更加重大;他的表现关乎我们自由、温和而优雅的文明的存亡。”也许,一个能静观18岁至80岁的女性,并始终投以欣赏目光的民族才会产生真正的美女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