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巴黎春光明媚

昨日,时光长廊上的一个春日。巴黎春光明媚,我照常来到公园里,独享春光。独享?也不是,我的手上拿着一架摄影机,边逛边把这春日的巴黎记录下来,与朋友共赏。早在19世纪末柯达已经发明了可折叠的微型摄影机了,感谢上帝,科技让我们与天堂更近了一步。



1900年的一个春日,卢森堡公园里依旧是游人如织,可是气温微冷,公园里的女士们还穿着厚重的开领套裙,夸张的帽子、雍容华贵的围巾,把身段衬托得恰到好处。



当女士们闲聊的时候,卢森堡公园的一角,男士们自发组成的乐队开始为游客演奏维瓦尔第的《四季》。琴声伴着花香,西风之神掠过维纳斯的雕像,拨动着游客的心弦。



1910年的一个春日。家庭主妇们带着孩子在王后雕像下互相嚼着舌头:“听说玛格丽特又换情人了……”

“据说她的那个银行家情人破产了,人家还为了她决斗呢。”



另一边,一位打扮考究的贵妇正在跟狗玩耍。



一位先生不顾形象地占了两个位子,津津有味地读报。在这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报纸上依然是一片歌舞升平,可是欧洲的天际已经出现了战争的阴云。



1936年的布洛涅树林,据说这里的天鹅看到小孩就会游过来讨面包吃。



布洛涅森林,是巴黎的露天舞台,只要天好,绅士名流名媛淑女就坐着马车,骑着马来到这里散步。巴黎人喜欢躺在布洛涅树林湖边的草地上,怪不得印象派画家的油画里经常出现草地午餐的情景。


1932年,杜伊勒里花园玩帆船游戏的母子。这个游戏真是经久不衰,到今天还存在呢,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吧。



昨天的香榭丽舍大街,是孩子、母亲和和奶妈的天堂。



一旦有穿着得体的女士经过,立刻会吸引香榭丽舍大街两旁闲坐者的眼光,宛如今日T台上的时装发布会。



昨天在战神广场,一位男士为一位女士按下自来水的开关。



1934年迷雾中的战神广场,母亲们带着孩子出来晒太阳了。


1904年的春日,杜伊勒里花园里,男孩扶着女孩的手:“别怕,待会我们吃冰淇淋去。”



杜伊勒里花园的一个角落里,有女孩在跳弗拉芒戈。独乐不如众乐。



全家一起出动晒太阳,就是幸福。


巴黎的女制衣工大都是南方过来的,人们亲切地把她们成为“南妹子”。她们穿着艳丽的服装为我摆了个Pose。


1895年的杜伊勒里花园


1935年的花园里,知识女性越来越多,看报纸不再只属于男人的专利。


1910年,自行车上的巴黎。



快门按下了,别动!


好了,我得去工作了。下次再见!



好吧,回到今天,今日的巴黎照样春光明媚。


※好文章要分享

点击右上角的按钮

1、关注法兰西之友:选择“查看公众帐号”或“查看官方账号”,选择“关注”即可;

2、分享“发送给朋友”;

3、“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到腾讯微博”;

4、“收藏”本条资讯内容;

5、将本条资讯内容以邮件形式发送给朋友,也可发送给你自己保存。  

直接通过微信“添加好友”,选择“查找公众号”,查找“法兰西之友”,找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或者点击搜号码,输入francefrends,搜索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

您也可以直接关注小编的微信号:w99009277,追随小编的脚步,探索巴黎的秘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