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巴黎之五花八“门”

门,是两个时空的对接,也承载了许多的文明与历史。行走在巴黎的街头,你可曾注意过那一扇扇普普通通的大门?


Porte de la Chapelle——天堂之门


经历了两千多年的风雨,巴黎从一个塞纳河畔的小渔村发展成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城市规模几经扩建,在市区里留下多处古城门。如今巴黎的内环线是一九五六年至七三年修建的以正北方"Porte de la Chapelle"(可以翻译成“礼拜堂之门”)按顺时针方向,依次由几十座“门”相连而成的环城路。这条环城路的前身是一八四四年落成的城墙及塔楼(L'enceinte de Thiers),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被拆除。当您从戴高乐机场下来,坐上旅游大巴进入巴黎环城高速,眼前出现圣洁的蒙马特高地时,您就知道,您来到了天堂——巴黎。(方方)


圣马丁门(Porte Saint-Martin) ——太阳王的凯旋门


圣马丁门(porte Saint-Martin) 是一座法国的凯旋门,高18米,始建于1674年,现位于巴黎的第三区。圣马丁门原址是查理五世城墙城门之一,曾是巴黎的防御工事。圣马丁门由建筑师皮埃尔.布雷特 (Pierre Bullet) 设计。路易十四命令其设计建筑圣马丁门以此来纪念路易十四在莱茵河以及佛郎什—孔泰胜利,此举从此便取代查理五世在14世纪所建造的城门。1862年,圣马丁门被列入历史建筑。在近代圣马丁门曾在1988年进行整修。(石石)


巴黎圣母院——审判之门


圣母院的正面是建筑史上少有的华彩乐章。它共分三层。最下面一层是并排三个尖拱形状的大门,门头线层层后退,形成大而深的门龛,门线、拱脚及各门间的扶壁垛上均满布宗教题材的浮雕,其中门楣上方的浮雕决定了各门的主题:左面的拱门为圣母门(Le portail de la Vierge),右面的拱门为圣安娜门(Le portail Sainte-Anne), 中门最大,名为“最后的审判”。故事取材于《新约全书》,其内容是:世界末日来到时,基督亲自审判世间善恶,基督挥手之际,最后审判开始,一切人的善恶将被裁定,善者上天堂,恶者下地狱。

拱门最上方的浮雕中耶稣伸出受伤的双手,左边跪着圣若翰洗者,右边跪着圣母,两侧的天使分别拿着长矛铁钉与耶稣受难时的十字架,敬示耶稣的自我牺牲。他们俯视着过梁上雕刻的天使长米歇尔正在秤量从坟墓被拯救的人们的灵魂。根据他们生前事迹以及对上帝的虔诚程度进行评判,秤杆偏向左边,则灵魂得救,升向天堂;偏向右边则被推入地狱。最下一层的浮雕描绘的是死去的灵魂听到天使吹响的喇叭后从坟墓中慢慢苏醒。(八路向钱冲)


29 Avenue Rapp——“性”致勃勃的新艺术大门


19世纪末及20世纪初,巴黎兴起了一股新艺术装饰的潮流,并成为巴黎现代公共建设裡的建筑风格及典范,其中著名新艺术风格建筑师儒勒·拉维罗特(Jules Lavirotte)的代表作,位于第七区哈普大道29号(29 Avenue Rapp)上。这栋引人注目的建筑物是拉维罗特于1901年为陶艺家亚历山大·比果(Alexandre Bigot)所建,整个建筑外观使用了大量丰富的人体、动物、花草植物图腾装饰,显得格外富丽堂皇。大方的双龙凤及蜿蜒线条构成的大门框架搭配了精致细腻的花草图藤,凹凸的节奏楼层,精凋细琢的窗户,以一座别开生面凹圆形中凸出的阳台为主体,造成了充满戏剧性的节奏及视觉。神秘的是,当情窦初开的女孩子经过这扇大门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脸红,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卷卷)


一扇普通的奥斯曼建筑大门


这是一扇“奥斯曼式”建筑的车马门,这种建筑有统一的格局,以适应资产阶级和贵族的生活情趣。这种宽大的大门,能容一辆马车进出。驾驭马车可不像开汽车那么方便,尤其当马车经过大门的时候,车轴容易碰擦木制的大门,因此门下方左右两边突出铸铁的防护栏,这样可有效地防止车轮对门造成损害。可以想象,主人或宾客坐着马车直接进入院子,在雕花的马蹄形台阶边款款地下车,连鞋子裙摆都不会被雨水弄湿。大门的门楣上通常还有雕刻的花纹,多体现出主人对艺术风格的喜好。门头雕刻的人物多为众神或是主人的头像 。(自然的孜然)


蓬皮杜故居——开启现代艺术的大门


巴黎是艺术之都。大大小小的博物馆遍布全城。而最具特色的蓬皮杜现代艺术博物馆,充满了现代艺术风格吸引了全世界的现代艺术的人群。这座博物馆的主张修建者乔治蓬皮杜总统的故居位于巴黎的圣路易岛,却着实低调了许多。

在这扇古老的木门后面,就是蓬皮杜的故居。这扇看似古朴的木门是蓬皮杜老先生造就法国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最初的起点。和许多巴黎古老街边的木门一样,这里看似貌不惊人,但却为整个社会发展做出了不少的贡献,顺便说一句,居里夫人曾经也住在离这扇门不远的地方。1969年6月15日,蓬皮杜得到58.22%的高票当选成为法国总统,执政期间,继续奉行戴高乐的法兰西民族独立政策。而他亲自主张修建的蓬皮杜现代艺术博物馆也成为了一座标志,某种意义上说他开启巴黎现代艺术走向全世界的一扇大门。(兰兰)


1bis rue chapon——逗你玩的门


一直到2006年,在巴黎的版图上都没有这个地址 1bis rue chapon 75003。这里也仅仅就是一面墙,灰色的,让人觉得忧伤的在巴黎玛莱区里一面普通的墙。突然,就出现了一扇门,出现了一扇和玛莱地区整个建筑风格相符的门,同时还出现了一块标牌“JB JS specialiste”。这是啥呀?公证处?医生?律师?其实这是两个喜欢逗你玩的艺术家:Julien Berthier和Simon Boudvin的歪点子。一夜之间,玛莱区出现了数十扇这样的门,也成为了他俩在巴黎的一个街头艺术,所有的门都是2,2米高,统一颜色,统一风格。后来渐渐地其他门都被市政府清理掉了,唯独这扇“大门”被意外的保留了下来。在这10年里面,大家都把这扇门当做了真实存在的大门,在门的左侧,特意修建了一块斜坡~防止随地方便,在门的右侧上方,添加了一个挂钩,反映了当时玛莱区商贸沸腾,货品来往频繁的贸易场景。(嘉蔚)


卡鲁索凯旋门——帝国荣耀之门


卡鲁索凯旋门是巴黎的一座凯旋门,它的诞生早于巴黎大凯旋门,落成于1809年,位于卢浮宫的卡鲁索广场上,用来纪念拿破仑的军事胜利。它是参照古罗马帝国的凯旋门设计而成,相仿于罗马的赛维鲁凯旋门。位于这座凯旋门顶部,我们可以看到古罗马四轮二马战车以及8位帝国士兵的青铜像象征着战争与胜利。玫瑰色大理石的浅浮雕分别表现了拿破仑的外交和军事胜利,如拿破仑进入慕尼黑,乌尔姆投降等场景。(苏雨)


地狱之门——令人思索的门


在罗丹美术馆的一隅,有一扇漆黑的铜铸大门,这扇门不往人世,而是通往地狱,这就是罗丹的名作《地狱之门》。在这扇门上雕刻了180个但丁《神曲》中的人物,在这里仿佛听到炼狱中悲苦的呼号,生离死别的绝望,以及情肠寸断的悲苦……在这大门之上坐着的是个赤身裸体手托下颌的人,他在无尽的悲惨世界中为人类顶起地狱的闸门——他就是思想者。(伟哥)


非常巴黎全体成员邀您一起走进巴黎,开启一扇扇神秘的大门……


19 Rue des Gobelins, Paris 13


5 Avenue de l'Opéra


47 rue Vielle temple


27 rue Saint Sulpice


122 avenue Mozart


猜猜看:


这是一扇普通的大门,这扇门的门牌号码镌刻在一个三角形的铁皮盒子里。经过的时候不会引起行人的注意。可是这个三角形的铁皮盒子却另有作用。请问您知道有什么作用吗?欲知答案,请长按识别以下二维码,或加微信号veryparisveryparis,非常巴黎告诉您。





※好文章要分享

点击右上角的按钮

1、关注法兰西之友:选择“查看公众帐号”或“查看官方账号”,选择“关注”即可;

2、分享“发送给朋友”;

3、“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到腾讯微博”;

4、“收藏”本条资讯内容;

5、将本条资讯内容以邮件形式发送给朋友,也可发送给你自己保存。  

直接通过微信“添加好友”,选择“查找公众号”,查找“法兰西之友”,找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或者点击搜号码,输入francefrends,搜索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

您也可以直接关注小编的微信号:w99009277,追随小编的脚步,探索巴黎的秘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