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女人有上断头台的权
利!
——奥朗普 · 德古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我们穿越到1793年7月20日的晚上。一个女人被一群士兵簇拥着走出这栋位于巴黎16区的房子,她捋了捋粉白的头发,飘着一身清香上了一辆囚车,绝尘离去。这一走就是永别。她叫奥兰普 · 德古热(Olympe de Gouges)。


当今日的女人们沉浸在“女生节”、“女神节”等商业狂欢之中的时候,200年前的德古热在为女人争取受教育、拥有私产,和选举被选举等政治权利,她的名言是:“女人有上断头台的权利,也有上政坛的权利!”为此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奥兰普 · 德古热1748年出生在风和日丽的西南小城蒙托邦(Montauban)。生父未名,她错嫁夫君,生有一子。可以说男权社会的不公伴随着她的成长。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蒙托邦(Montauban)


幸亏,她的丈夫早逝。她带着年幼的儿子离乡远赴巴黎。

在巴黎2区这个安静的院子里,她租住了一座别墅。虽然不知道哪扇大门,但是沧桑的铺路石,古老的墙面,应该见过这个美丽女人的身影。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13 Rue du Mail, 75002 Paris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Palais Royal——这可是18世纪的巴黎最活跃的街区。启蒙思想就在这里悄悄地发芽。年轻的德古热夫人就在这里的拱廊之下,受到了启蒙思想的启发。她积极出入沙龙,她的美貌与才华赢得青睐。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在这幅画家Alexandre Kurcharski为她画的粉彩画中,我们似乎还能闻到德古热头发上的香粉味道。她的丝绸披肩显示了她的富贵。在当时社交圈流行的小册子上,她被誉为巴黎最漂亮的女人之一。

可惜,画家没有抓住她眼神中的智慧。可能,在当时,拥有“自由之思想”的女人,与“娼妓”归为一类。


甚得文学造诣的德古热,可不满足于沙龙里的点缀。法国大革命前夕,她搬到了奥黛翁剧院附近的一条小巷里,潜心写作。沙龙已经装不下她的才华,舞台才是她的战场!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18-22 rue Servandoni, 75006 Paris


这条蜿蜒的窄巷,让人浮想联翩。1789年德古热的三幕剧《黑奴》,在奥黛翁剧院上演。在这出剧里,她控诉了奴隶制度的残酷与不公。就在这条街,她的家里,收到了死亡的威胁。在当时,奴隶制度还没有废除,剧院的许多常客都是奴隶制度的受益者——一个女人,居然想撼动延续了几个世纪的奴隶制度。这出戏演了三场就没下文了。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奥黛翁剧院


1791年德古热搬到了离国民公会几步之遥的Rue Saint Honoré街。在这个决定国家大事的地方,她只能站在远处旁听,而没有她的一席之地。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杜伊勒里花园沿Rue de Rivoli街一侧,曾经就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国民公会。


就在这里通过了《人权与公民权宣言》。在法语里,“人权与公民权”有着精确的阳性属性,女人是被排除在公民权与人权之外的。深受男权之苦的德古热,就在Rue Saint Honoré街270号这扇紧闭的大门后,奋笔起草了《妇女和女性公民权宣言》,在大街上张贴。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宣言的开首是这样的:“男人,你们真的公正吗?……告诉我,是谁给了你们压迫我性别的权利?是你们的力量吗?还是你们的才能?”

“女人有上断头台的权利,也有上政坛的权利!”

宣言提出诸项诉求,如妇女选举与被选举权、妇女受教育的权利、妇女拥有支配财产的权利……这些如今看来如呼吸般自然的权利,在当时让国民公会的男性议员们如坐针毡。

 

Rue Saint Honoré街,那可是一条沸腾的街啊。沿着这条街,从她家往西走200米,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雅各宾俱乐部。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丹东、马拉、罗伯斯庇尔这些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首脑人物在这里慷慨激昂。观点越来越激进,他们要用鲜血与人头来维护共和国。后世把这些人叫做雅各宾派。这些人可不好惹。可偏偏德古热要以这些人为敌。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再往西500米,就是罗伯斯比尔本人的住所。

 

雅各宾派的狂热与激进,与德古热的政治立场格格不入。她写文章,将批判的矛头直指祸心——罗伯斯庇尔、马拉本人。那是女人与男人的交锋,是笔与刀的对抗。


这里是德古热最后的住所:4 rue du Buis, 75016。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在这栋18世纪的房子周围走了一圈,墙上的浮雕应该就是德古热的头像。脱帽致敬。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4 rue du Buis, 75016 Paris 


1793年7月20日的晚上。德古热就在这里被罗伯斯庇尔把持的公安委员会逮捕,当时她还在准备张贴的标语。


她被囚禁在Prison de la Force监狱。那座监狱早就被夷为平地,如今当你走到马莱区Malher街22号的地方,还能看到一堵断墙,这是当年监狱仅剩的遗迹。这断墙可否听见过德古热在铁窗下的叹息。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Prison de la Force监狱原址,22 Rue Malher


即使在关押中,她还不断地写文章抨击罗伯斯庇尔。最终,1793年11月2日,她被带上了被罗伯斯庇尔把持的革命法庭。在庭上大义凛然以攻为守,没有律师没有辩护,揭露了革命法庭的虚伪。这个法庭如今还存在,就是今天西岱岛上的初审法院第一审判庭。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11月3日清晨,她就被押上牛车,沿着Rue Saint Honoré街游街示众,路上还经过了她位于270号的故居,最终押送到到革命广场,即今天的协和广场。断头台就架设在这个广场上。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在今天的协和广场的一端,原先断头台所在的地方,有一道残存的轮廓。这道痕迹低调地纪念着那段血腥的历史。在这几块铺路石周围,落下了1120颗人头。


在赴刑场的过程中,德古热时而哭时而醒。在断头台下这个坚强的女人显得无助无辜。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一幅版画,描述了当时的场景 。刽子手桑松将罩裙领口撕碎,以便刀刃利落。即使露出洁白的胸膛,也已无丝毫羞耻之感。

历史还记载了她的最后一呼:“祖国的孩子,你将为我复仇!”


注意到版画上背景中的雕像吗?这个雕像的名字就叫“自由”。5天后,德古热的朋友,吉伦特派的领袖罗兰夫人也在这里慷慨就义,成仁前对着那尊雕像说道:“自由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半年后,革命法庭的创始人丹东也在此受刑,10个月后,罗伯斯庇尔本人的人头也落在自由女神的脚下。


德古热的遗骸被草草地掩埋在协和广场附近乱坟岗,在这个乱坟岗里也埋葬着路易十六和王后玛丽安特瓦内特尸骨。后来在这个地方建起了一座教堂——巴黎赎罪教堂。

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我在这个教堂门口徜徉,回味着德古热的名言:“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不远处,巴黎春天百货商场里挤满了前来剁手的女人。


相关阅读:

莫里哀,你去哪儿了?





※好文章要分享

点击右上角的按钮

1、关注法兰西之友:选择“查看公众帐号”或“查看官方账号”,选择“关注”即可;

2、分享“发送给朋友”;

3、“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到腾讯微博”;

4、“收藏”本条资讯内容;

5、将本条资讯内容以邮件形式发送给朋友,也可发送给你自己保存。

直接通过微信“添加好友”,选择“查找公众号”,查找“法兰西之友”,找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或者点击搜号码,输入francefrends,搜索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

您也可以直接关注小编的微信号:w99009277,追随法兰西之友的脚步,参加文艺漫步。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法兰西之友):女人也有上断头台的权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