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不逢时——马奈的《奥林匹亚》

1865年5月1日,法国官方绘画与雕塑沙龙展在万众瞩目中开幕,共有几千件作品参加了这一届沙龙展,是有史以来参赛作品与参加人数最多的沙龙展。

 

在众多的参赛选手之中,有一位绅士模样的年轻人,拄着手杖,眼神坚毅,踌躇满志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他就是爱德华·马奈,这幅作品的名字叫《奥林匹亚》。


这是一幅风俗画,画的尺寸很大可以占半面墙。画中有个与真人一般大小的裸女,摆着茫然的卧姿看着画外。旁边站着一个黑人女仆,手中捧着一束鲜花。裸女的床尾有一只翘着尾巴的黑猫……


马奈站在自己的画旁,静静观察着前来看画的观众,人越聚越多,从窃窃私语到大声喧哗。他没想到,这幅画招致了一片嘘声。人们的挖苦越来越尖刻:“一块烂肉。”“哪儿找来的烂模特。”“挂羊头,卖狗肉”……一个激动的老头甚至用自己手中的手杖戳向了画布,差点将油画戳破。

 


为什么引起观众们如此强大的反应呢?

这是因为当时的艺术界乃至整个上流社会,其审美的标准是被学院派把持的。在学院派看来,大尺寸的画作是用来画历史宗教或神话题材的巨作;只有在表现女神的时候才可以画女性的裸体,否则就是有伤风化道德败坏了;其次,学院派的教条要求绘画不可写实,而是要画出理想化的完美形象。


 

而马奈的这幅画却完全反其道而行之。虽然起了一个神圣的名字“奥林匹亚”,可他画的是一个现实中的裸女,看上去脏兮兮的皮肤,灰黑的腋毛,毫无神性可言。可在世人看来,当众脱衣的女人除了妓女还会是谁?更有技术男如此分析:画中的光源是从正对画面的方向射入的,正如同观众的眼光,是观众的眼光将女子的衣服脱光,裸女是为观众而裸,嫖客就是站在裸女面前的观众。



有人注意到这个黑人女仆,她拿着一束鲜花,不知所措地看着女主人。仿佛在告诉主人,还有客人在客厅里等候……



最神秘的就属床尾的这只黑猫了。它撑起四肢,耸起阳具一样高高的尾巴。在法语里,“母猫”与“阴户”是同一个词。这只猫在当时的人看来,是个性暗示。


 
整个画的背景黑暗,凑近了观察,可以发现笔触非常的粗燥,毫无学院画派中精工细作的画风。


马奈丝毫没有想到他的《奥林匹亚》居然受到如此大的误解,他的心里是很难受的。他的原意是画一幅与文艺复兴时代大师——提香相比肩的巨作。


 提香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连卧姿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维纳斯的床尾躺着一只象征忠诚的小狗。


再说,马奈也不是第一个画裸女的。早在18世纪末,西班牙画家弗朗西斯科·戈雅就曾经偷偷地画过《裸体马哈》,这个裸女不但裸胸,而且还露毛,这也是世界上第一幅露毛的油画作品。

 


同样是画裸女,法国学院派画家亚历山大·卡巴内尔(Alexandre Cabanel)画的《维纳斯的诞生》却在1863年沙龙画展上大出风头。

 

这幅画中躺着的是女神维纳斯,尽管她卧姿更诱人,线条更突出,肌肤白得出奇,裸露得更彻底。但就因为画的是理想中的神,而不是现实中的人,而得到当时上流社会的接受。


马奈真是生不逢时,从此退隐江湖,与世无争。他不知道,他的作品在一帮有着同样颠覆精神的草莽青年心里燃起了火焰,这把火点亮了艺术发展的道路,学院派岌岌可危了。而马奈则被这些青年奉为一代宗师,艺术史上一座新的高山拔地而起,那就是——印象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