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被遗忘的11处宝藏

王宫花园里的报时炮

 

卢浮宫对面有一个优雅的花园,叫做王宫花园(Jardin du Palais Royal),好多人不知道这里可以免费进来散步。在这个花园正中的草地上,有一个石墩,石墩上安置着一截铜管,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喷水口。其实,这是一门用来报时的炮。

这门炮,处在穿越巴黎的南北经线上,原先在炮管上装有一面凸面镜。正午的时候,太阳直射入凸面镜的焦点处,点燃火药,引发爆炸,发出巨大的炮声。周边居民都以此作为报时的工具。如今法语里有« Midi pétant »(响午)的说法就是以此而来。


 

19世纪的书中记载,巴黎市民都来王宫花园看热闹,富豪则拿出怀表来这里对时。

这门炮一直运行至1990年,之后遭受了多次偷盗。巴黎市政府干脆决定把放大镜拆卸下来,如今这门炮渐渐被人们忘却。甚至好多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香街边的沙柜

 

当你在香榭丽舍大街漫步,走到与香街平行的Avenue Gabrielle大街时,不知你有没有注意过这么一个铁柜子。这个大铁柜子上雕刻着巴黎市政府的盾纹标志,下面有一扇小门。这个东西引不起人们的注意,可在19世纪时期却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巴黎很冷,冬天经常结冰,而且那时的巴黎也没有柏油马路,都是沙土路,一旦结冰很容易马车相撞的发生交通事故。所以巴黎市在马车经常通行的富人区要道上安置了一些沙柜,里面用来存放沙子。市政工人幸苦地把沙子从这里铲出来铺到结冰的路上去。


 

如今随着机械化清洁车和柏油马路的出现,这些沙柜渐渐失去了作用。但还可以在以下三个地方寻到它们的踪迹。

–8区,与香街平行的Avenue Gabriel大街48号对面,

–8区,Place de la Reine Astrid广场,蒙田大道出口处

– 9区,Avenue Trudaine大街39号对面的人行道上


巴黎的水准测绘点


不知大家在巴黎的路上行走的时候有没有注意过墙角上有一些小铜盘,中间还刻有数字。我们通常不会太在意这些城市的细节。可这些“细节”却对这座城市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原来这些小铜盘是巴黎的水准点。

19世纪中叶,奥斯曼男爵改造巴黎的时候,他需要知道巴黎的地形起伏情况,以便掌握下水道和自来水的流向。因此就派人对巴黎进行了全面的测绘,在每条大街小巷的建筑上,都安排了水准测绘点,同一高度的水准测绘点连接起来,就形成一条等高线。如此,巴黎的3D地图就初步成型了。

如今,保存最好的一块水准测绘点位于巴黎6区的,Rue des Grands-Augustins街上。盘面左侧刻着海拔高度:34.99米,右侧刻着巴黎托内尔桥枯水位时的塞纳河水面与此测绘点的高度差:8.74米,下侧刻着巴黎饮用水蓄水池水面与此测绘点的高度差:66.5米。


巴黎最后的小便池


 你们晓得伐,世界上第一个将公共厕所列为城市规划的地方就是巴黎。在19世纪的巴黎,由于人们普遍随地大小便,引起贵族富豪特权阶层的不满,政府于是决定在各地修建公共小便池。这种小便池只照顾到男士的方便,而没有女士的立足之地,因此渐渐被淘汰,如今在巴黎仅剩下一座位于14区的Boulevard Arago,桑代监狱的狱墙外边。这条林荫大道平时车流不多,道路宽阔,如今这个小便池成为出租车司机们免费解手方便、提神醒脑的好地方。善意地提醒您,这个小便池味道浓烈,口味不够重者请绕道。


 

延伸阅读:公厕的起源——法国


手动旋转木马

 

在马尔蒙当美术馆附近的花园里,可以看到一个1870年的旋转木马。在电被发明之前,旋转木马是靠臂力来旋转的。这个旋转木马就是靠人力转动曲柄,然后带动齿轮旋转的。孩子们坐在旋转木马上,手中拿一根小木棍,谁第一个挑起悬挂在他们头上的圆环谁就可可免费多坐一轮。这是巴黎最后一个手动旋转木马,位于16区的Avenue Prudhon大街上的Jardin du Ranelagh花园。


火灾报警器

 

在电话普及之前,一旦发生火灾,是如何报警的呢?在马莱区Rue de Sévigné街上的消防队门口,有一尊显眼的报警器。紧急情况下,可以把背面的玻璃打碎,然后把报警器上的一扇小门打开,对准报警器里的对讲机喊话。如今,当然这尊报警器已经没有用了,但还是被消防队保存着,作为一段历史的纪念。


最后的公共体重秤



19世纪中,巴黎女人就十分关注自己的身材,然而不是每家都有能力拥有体重秤。所以通常在地铁和公园中,会设置一些公共体重秤。女人们,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审视自己的体重。今天我们还能在卢森堡公园的入口处看到一口公共体重秤。只要塞硬币进去,就可以称重了。可是自从2002年法郎被欧元代替以后,这些公共秤就无人问津了,因为已经找不到当年的5法郎硬币了。


最后的米制基准石

 

法国大革命时期,法国就试图用米和公斤制来统一度量衡。如今当然米制度量衡已经被推广到全世界,可是在当时,人们对米制还不熟悉,为了让人们在做生意的时候不吃糊涂亏,巴黎安装了16个米制基准石。在这块大理石上刻着标准的一米长的刻度,不识字的老百姓只要到这些基准石那里来衡量一下就知道是不是吃亏了——就像我们农贸市场的公秤。如今在巴黎还可以找到两块米制基准石。它们分别位于万登广场的司法部门口和卢森堡公园参议院大门对面的柱廊里(这是唯一一块未作移动留在原位的基准石)。


最后的消防队红灯笼

 

初次来巴黎的朋友,如果你在夜间不经意经过一些大门口,如果你有幸看到这样一盏红灯,请不要误会,这里不是红灯区,也不是妓院。这里是巴黎的消防队。在没有电话、街头黑咕隆咚的19世纪,这些红灯是千千万万人的守护明灯,给前来报警的人们指点消防队的方向。


华莱士饮水泉

 

在巴黎街头,时不时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美丽的喷泉,涂成巴黎的标志墨绿色。点缀在城市中间,十分的别致。况且,这也是一尊可以饮用水的喷泉。这座喷泉以它的赞助人——英国籍的华莱士爵士来命名。


这位华莱士爵士在普法战争期间留在了巴黎,亲眼见到法国的穷人在战争时期缺衣少水,渐渐堕落于酗酒之中。他请法国雕塑家Charles-Auguste Lebourg设计了多种饮水喷泉,安置在巴黎的100多处。即便今天,这些华莱士饮水泉还是无家可归者唯一可以找到的免费的饮水来源。巴黎的华莱士饮水泉大多是墨绿色的,在十三区可以找到好多彩色的喷泉,也同样别致。


日晷

蒙马特高地Rue de l’Abreuvoir街上的日晷


 

拉丁区Rue saint Jacque街上超现实主义大师达利亲自制作的日晷。


巴黎被称为“光明之城”,今天这座城里还可以找到100多个日晷。在以前没有精密钟表的时候,日晷是一种比较简单的计时方法。要知道,日晷指示的时间与我们今天手表上的时间是不一致的。原因有二:其一,我们今天的时间是官方按照24个时区人为制定的时间。与真实的太阳时是不一致的;其次法国还有夏令时和冬令时,更加人为扭曲了时间。如今当太阳升到最高直射的时候,并不是时钟上的正午。




※好文章要分享

点击右上角的按钮

1、关注法兰西之友:选择“查看公众帐号”或“查看官方账号”,选择“关注”即可;

2、分享“发送给朋友”;

3、“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到腾讯微博”;

4、“收藏”本条资讯内容;

5、将本条资讯内容以邮件形式发送给朋友,也可发送给你自己保存。  

直接通过微信“添加好友”,选择“查找公众号”,查找“法兰西之友”,找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或者点击搜号码,输入francefrends,搜索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

您也可以直接关注小编的微信号:w99009277,追随小编的脚步,探索巴黎的秘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