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欧的宗教自由悖论

作者:哈佛法学院Mary Ann Glendon,Azizah al-Hibri


当大多数人想象西欧的时候,他们想到的是稳固的民主政体,那里基本自由受到强烈地保护。这个描述在大多数方面是对的,但是,宗教自由方面,这个印象在过去10年不断地受到挑战。


伴随着2012的即将结束,相当多的国家继续严格限制的宗教行为,从宗教服装到比如割礼这样的日常的仪式。这些限制不仅损害了世界范围内都要保护的利益,而且加剧了宗教人士特别是宗教中的少数派觉得他们在自己的国家被当作外人看待。


这些对基本权利的侵害令人吃惊。 

比如,法国和比利时禁止公立学校的学生和政府雇员穿戴具有明显宗教色彩的服装,禁止了伊斯兰的头巾,锡克人的头巾,大的基督教十字架和犹太教的圆顶小帽。


法国和比利时现在禁止人们在公开场合穿遮住全脸的面纱,同时在瑞士,荷兰和其他欧洲国家也开始讨论类似的禁令。一些瑞士和德国的地区禁止教师穿伊斯兰服饰。


法国也禁止人们在官方的身份证明照片中穿戴任何头饰。2011年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就一个锡克人拒绝摘去头巾一事作出结论,认为禁令违反了那位锡克人的宗教自由。法国至今没有采取任何修改禁令的行为。


瑞典瑞士挪威和冰岛长期以来一直禁止遵从犹太和伊斯兰教义的动物屠宰。2011年荷兰的下院也通过了这样一个禁令,但是来自穆斯林和犹太人的抗议迫使政府让步,允许宗教认可的动物屠宰实践。


在欧洲的其他地方也一直存在对割礼的对抗。挪威的中间党,议会的一个小党力求将割礼列为刑事罪,儿童事务监察专员(一个独立的政府机构)还建议穆斯林和犹太人用一个“象征性的,非手术的仪式”取代包皮环切术。在德国和瑞典,政府当局通知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家长说,出于宗教原因,他们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在家上课。英国的政府官员强迫天主教收养机构关闭,因为他们在儿童和家庭的关系上采取宗教态度。


是什么原因在西欧会有这些基本权利侵犯的现象?至少有两个因素,历史原因和人口原因。第一个因素是西欧的不幸的单国教历史。世俗国家的崛起并没有改变单一宗教的想法——它只是把世俗主义包含在单一宗教文化之中。事实上,无神职国家,如法国和土耳其,长期将世俗主义作为公共事务的唯一可以接受形式,而挪威的这样国家则对待自己的官方教会如同一个残遗器官。第二个因素是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宗教多样性,包括不断增加的穆斯林人口。保守的穆斯林独特的礼服对这种未知的恐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也加剧了对公开的宗教表达的反对。虽然政府以国家安全需要为由限制宗教表达,但相反这会导致国家安全更大的风险。这些限制扩大了政府和穆斯林公民之间的鸿沟。本来政府和穆斯林应该合作来防止激进化和促进穆斯林社区的民主价值和身份同化,这个希望也日益渺茫了。 以保护既有价值观为借口,禁止宗教表达和实践的政府的法律法规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种政策违反了欧洲人自己建立的人权宣扬,违反了联合国条约中建立的,欧洲理事会和赫尔辛基进程保护的,国际公认的宗教的自由标准。这些标准是用来保证通过礼拜、戒律、实践和教义展示个人信仰的自由的,无论是在独处或共处的时候还是公开或私下。这包括佩戴标志性符号,服装或者头巾的权利,遵从饮食规则的权利和参加仪式的权利。任何对这些自由的限制必须限于很窄的范围而且要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条规定的理由为基础。这些限制不得在实际中产生歧视的效果,也不能破坏受保障的权利,或者只是基于某个单个传统就制定这些限制。西欧的越来越多对宗教活动和表达的限制来自并同时促进了不容忍宗教群体的氛围,尤其是对那些具有较强的真理论断并严厉要求其成员的宗教团体。穆斯林,在某些情况下,显然成为靶子。这敌对气氛又进一步触发了对这些宗教团体的私下歧视甚至暴力行为。事实上,根据美国国务院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法国反穆斯林的袭击,骚扰和破坏行为的人数在2011年增加了34%。如果自由之灯仍然点燃,西欧必须接受官方单一文化——无论是世俗的还是宗教的——的结束。


在下一年,他们的国家应该接受宗教多元化的现实并给所有人宗教自由。


※好文章要分享

点击右上角的按钮

1、关注法兰西之友:选择“查看公众帐号”或“查看官方账号”,选择“关注”即可;

2、分享“发送给朋友”;

3、“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到腾讯微博”;

4、“收藏”本条资讯内容;

5、将本条资讯内容以邮件形式发送给朋友,也可发送给你自己保存。  

直接通过微信“添加好友”,选择“查找公众号”,查找“法兰西之友”,找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或者点击搜号码,输入francefrends,搜索到“法兰西之友”点击关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